这世界所不能给的

灵修

  圣经《列王记下》第五章,讲了一个人的故事,这个人叫乃缦,是亚兰王的元帅,是他们民族的大人物,一位英雄,圣经记着说:只是长了大麻疯。(见:王下5:1)

  读到这两个字——只是。

  人生没有完美,我们似乎总有缺失,有的是这样,有的是那样。我们会说:我什么都有,只是……;我家什么都好,只是……。我们在人前骄傲,却唯有自己知道,我们其实有着多么脆弱的“只是”。

  但,你心底的那个“只是”,上帝知道。

  亚兰人并不认识独一的真神,但神却认得他们,认得这个得了被看为不洁净的不治之症的大人物。上帝差派一个被他们俘虏的以色列小女仆,去向乃缦传递了从神而来的医治的信息。

  当我们走到尽头的时候,会愿意放下固有的骄傲吗?

  乃缦的确放下了许多,愿意照小女仆说的去求那位以色列人的先知帮助。

  但是怎么去呢?一个国家级的人物出访,他想到的还是请国王写封信给对方的国王,又带着应有尽有的金银宝物,以足够代表身份地位和国力的阵容前往,——哪怕,这一次他只是个求助的病人。

  这个世界给我们的思维方式,是权力、财富的比拼,是这世界的资源,以及倚靠这世界通用的方法。当然这一切都有用,但最终还是会发现,所有这一切仍然来到了尽头。

  接到信的以色列国王吓坏了。在他看来,麻风病这种只有上帝能解决的事情,你竟用命令的口气说要我来解决,那一定是寻机挑衅吧。(参:王下5:7)

  国王吓跑了。而代表上帝说话的先知以利沙就打发一个使者,去对乃缦说:你去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,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。(见:王下5:10)

  ——先知开出了药方,然而却是严重超越理性与尊严的一帖药方,乃缦会接受吗?

  乃缦却发怒走了,说,我想他必定出来见我,站着求告耶和华他神的名,在患处以上摇手,治好这大麻疯。大马色的河亚吧拿和法珥法岂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吗?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洁净吗?于是气忿忿地转身去了。【王下5:11—12】

  起先大元帅倚靠世界上的地位权利、金钱财富,但是发现没有用。现在又看到,他想到的是他以为的方法,以及他认为比你说的更大更好的资源。

  约旦河,以色列的一条并不宽大的河流。但是它的意义,并不在于它是什么河从哪座山发源,——不管从哪里发源,它源自唯一的源头:生命的主!

  它的意义在于它的资源是与永生神相连的,它医治的大能,来自当你进入他的时候,你进入的是一个神国度的领域,你支取的是神国度的资源。

  今天,我们或许也跟乃缦一样,有着各样需要解决的难题。但是,上帝要你看到的:不是谁是最大的、最狠的、最多的,恰恰相反,是要带你去认识谁才是那个唯一的——唯一的源头,唯一的生命,唯一的指望。

  因此神可以使用最不起眼的一个小女仆传递最大能的信息,他可以使用最小的一条河完成又大又难的手术。他要你明白,这一切不过是他地上的媒介,而真正做成一切的,是神自己。

  于是乃缦下去,照着神人的话,在约旦河里沐浴七回。他的肉复原,好像小孩子的肉,他就洁净了。(王下5:14)

  就这样,这个原本不认识神的大元帅竟这样以一个完全降服的姿态,投奔了这条医治的河流,领受了完全的医治。

  这样的神迹,来源于神,也因着人一颗愿意的心,愿意放下骄傲,放下偏见,放下面子,愿意降服,赤裸地将生命中最大的软弱真实坦露在上帝面前,也就在世人的面前成了见证。

  乃缦从水里出来,说了一句:如今我知道了,除此之外普天之下没有别的神!(见王下5:15)

  最大的神迹,还不是我们病得医治、问题解决;最大的神迹,是我们的心从一颗对抗神悖逆的心,变成了一颗单单只敬拜上帝的心!

  当我们读着这段圣经的记载,我们必定也站在各自的处境之中,也正带着被医治被恢复的期待……。

  让我们来面对那唯一的生命河流,脱去所有这世界加在我们身上的沉重包装,完全赤露,完全投入,沐浴在那唯一的源头里,收获洁净和改变。

东方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